咨询热线:威尼斯人网上娱乐

前首富牟其中继子首度开口 外面把他吹得太神了_环球华商_财经_星

来源:未知  发布时间:2017-12-06

清贫印象

“我刚到北京时,我们换了好几个地方租房子,后来租了一个干休所的半层,虽然有200多平米,但是很普通的房子。家里什么都没有,电视机都是十几?的。我们家的床,床腿断了,都没有买新床,而是找一块砖头拿来垫上。”

“牟其中没有把精力放在提高生活质量上,这是真的。”

真实印象

“在家里的时候,他对家人、子女的关心比较少。但是我感觉他对我的关心,有时候比对他的两个儿子还要多一点点。比如他有时候给我买书,我那时有一屋子的书,从格林童话到金庸的武侠小说,全都是他给我买的。”

“他在家里的表现不像外面,因为家里是比较真实的,在外面要做事情。”

今年9月27日,中国传奇商业人物牟其中刑满释放,离开了服刑长达16年的湖北洪山监狱,据称国庆节期间他回了重庆万州的老家。

这位曾经的“中国首富”,多年来依靠原秘书夏宗伟来处理案件。夏宗伟的姐姐夏宗琼,是牟其中的第二任妻子,曾任南德集团副董事长。夏宗琼的儿子,也就是牟其中的继子夏颢元,与牟其中有过9年的相处。

昨日,已在重庆创业的夏颢元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,首度开口谈论牟其中,他说外面把牟其中吹得太神了。

谈狱中的牟其中 “像当年很有斗志的样子”

成都商报记者:国庆期间你有见到牟其中吗?

夏颢元:没有见到他。他老家是万州的,刚出来可能要回去拜拜老奶奶、祭祖什么的。

成都商报记者:最近一次见牟其中是什么时候?

夏颢元:我只有在2003年的时候和小姨夏宗伟一起去看过他,在洪山监狱。

成都商报记者:当时看到他,他是什么状态呢?

夏颢元:精神饱满,瘦了,还是像当年很有斗志的样子。他问了一下我学习方面的事情,又问我未来想做什么,给我指导了一下,未来的人生道路应该朝哪个方向去发展。就这么几分钟。然后他开始讲他自己的事情,和我小姨说案件具体的过程。

成都商报记者:你母亲呢?

夏颢元:她这几年一直国内国外两头跑。我母亲刚满60岁,还是工作狂,还在奔波,停不下来。想想,都不容易。我母亲至今还是一个人。她有时到重庆来,因为有亲人。

上个礼拜,我七姨去世,我妈就过来送别一下。目前我母亲的公司挺好的。

成都商报记者:你和你母亲在国外的生活怎么样?

夏颢元:一般人都以为我们的生活挺风光,其实很艰苦。这么多年我和母亲相依为命。

我听我母亲说,我高中三年的学费都是南德公司支付的。那时的学费也不便宜。我挺感谢牟其中,在1995、1996年南德已经快没钱了。到1998年,南德公司可能真的不行了,我的学费才断掉,我母亲借的钱让我上完那个私立高中。上大学时,我就靠亲戚和自己勉强撑了四五年。很辛苦的,我和母亲在国外那十几年。但我只能说到这儿,至于有多辛苦说起来也没什么意思,毕竟也过去了。

成都商报记者:你为什么回到重庆创业?

夏颢元:我创业肯定是受到了我母亲的影响,觉得男的总要做一些事情。去上班、过着安稳的日子,我觉得我作为夏宗琼的儿子,太浪费了。我总想折腾一下呗,年轻人。我又不想依靠我母亲的关系去做事,我就想靠自己,我觉得这样才有价值。

成都商报记者:你的亲子创业项目怎么样?

夏颢元:我们刚完成一轮融资,就在国庆节前,推出了一个合伙人计划,很多人认购了我们的股权。

谈生活中的牟其中 “‘中国首富’从生活质量上没有体现”

成都商报记者:你现在也创业了,牟其中对你有没有影响?

夏颢元:说实话,我母亲当年跟他走南闯北,其实我都在他们身边,多多少少肯定会受这方面的影响。

我1977年生,本来在万州上学,1986年我的腿骨折后就休学了,我母亲因为工作忙,就把我寄养在我三姨等亲戚家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母亲还是想让我跟着她。从那时起,我就跟着母亲,她到哪儿我就到哪儿。1995年我出国留学,那时不满18岁。

也就是说,从我9岁到17岁,我都和牟其中生活在一起。从1986年开始,我随母亲和牟其中从重庆到广州到深圳、东莞,然后跑到天津、北京。在北京生活的时间最长,8年。

成都商报记者:当时你们的生活情况如何?

夏颢元:家里比较清贫。

成都商报记者:清贫?

夏颢元:很多人认为我们特别有钱,家里住的都是大别墅,开着豪车。其实不是。我刚到北京时,很有印象,我们换了好几个地方租房子,后来租了一个干休所的半层,虽然有200多平米,但是很普通的房子。家里什么都没有,电视机都是十几?的。我们家的床,床腿断了,都没有买新床,而是找一块砖头拿来垫上。那时我自己从来就没穿过名牌,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名牌。上学也是骑自行车。吃的也没有什么大鱼大肉。很多人说什么“中国首富”,从生活质量上是没有体现,传闻好像多了不起一样。

牟其中没有把精力放在提高生活质量上,这是真的。他可能把所有的钱,借过来的和赚过来的,都用在公司的项目上了。

成都商报记者:那些年牟其中应该很忙吧?

夏颢元:是的,他和我母亲都很忙,没工夫照顾我。一般情况下我起床时他们还没起,我入睡时他们还没回家,是看不见的。

在家里的时候,他对家人、子女的关心比较少。但是我感觉他对我的关心,有时候比对他的两个儿子还要多一点点。比如他有时候给我买书,我那时有一屋子的书,从格林童话到金庸的武侠小说,全都是他给我买的。我在出国之前,把这些书全都看完了。那时养成了一个看书的习惯,对我以后有一些帮助。那时没人陪呀,就只有看书,但我学习成绩不好,看的全是这些课外书。他喜欢到外面去,开会、旅游什么的,我也跟着他去了很多地方,见过不少世面,这对我后来也是有帮助的。

成都商报记者:生活中,牟其中也是一个“疯狂”的人吗?

夏颢元:说实话,我觉得外面把他吹得太神了。他在家里的表现不像外面,因为家里是比较真实的,在外面要做事情。

谈牟其中的人生 “一个时代创造出 一个时代的人”

成都商报记者:他当年的创业,你还有什么印象吗?

夏颢元:当年他开发满洲里的时候,我就在现场。我刚刚中考结束,去那里玩,呆了两个月。我亲眼看到奠基仪式和施工现场,场面非常浩大。卫星的事情,很多人怀疑,不过我妈给我讲过,是真的。其他事情我就不怎么了解了。

成都商报记者:你现在也创业了,再看他的创业故事,有没有新的感受?

夏颢元:直到今天再看他的创业故事,我都觉得不得了。有时候我看那些报道,感觉就像看一个神人在搞那些事。有的时候,很难想象这个人,曾经作为我的父亲,我和他一起生活过,很难联系到这里。其实在报纸上看到很多他的报道,说他的想法超前、跟当时的大环境不符,这有一定道理,但也不完全是,这还要看个人的性格和思维敏捷度。如果放在现在,还有当年的那个计划,有可能就成。他之所以轰动,是因为他做了自己没有能力做的事情。

成都商报记者:你怎么看待牟其中的人生?

夏颢元:我觉得就是很普通的一生,虽然社会上传说很多,但我没有感觉到有多么了不起。我觉得就是在一个时代下的一个普通的人,做的不普通的事情,发生了一些事件。一个时代创造出一个时代的人,新的时代来了,我们年轻人才是这个时代的主力军。

来源:成都商报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